給台灣讀者

如果您的母語是中文,那麼很自然地當您看見我們的繪本時,會直接先從中文開始閱讀,但是這樣以閱讀中文繪本的習慣來閱讀我們的繪本,卻可能造成誤解這套繪本設計的本意、甚至讓您無法欣賞這套繪本。

我們的繪本,雖然看起來是以傳統中華文化為主題的「雙語繪本」,但是其實這就是一套英文繪本,放上中文,主要是輔助中文讀者方便尋找原文、典故,方便英國人從書中的每一頁學習一點點中文。我們以「英直譯中文」的方式處理中文,有幾個很重要的原因:

1. 方便對照環境用字:每個英文字的使用,都有特定的情境或語句,就像英國人常說的:I think she is pretty, but I won't say she is beautiful. 『我認為她很漂亮,但是我不會說她很美』。單單從單字看,pretty, beautiful 都好像可以翻譯成「漂亮、優美的」意思,但是為什麼英國人常用 pretty 卻對 beautiful 的使用非常謹慎?什麼時候用pretty、什麼時候用 beautiful 更貼切?這些都是要靠前後文的語意來分辨,不能直接靠字典或文法來取決用字精准度。我們將中文用「英式邏輯」來翻譯,不僅能讓中文使用者一眼看出表達方式與中英思考邏輯的不同,更能讓學習英文的讀者,從所謂的英式思考著手,明白英國人習慣的表達方式,先學會了英式表達習慣,再來討論英文用字的「道地性」,才更能「生動地學會用英文說故事」。

簡單舉個『頑皮猴』的其中一個例子:我們書上寫著:「他的眼睛閃爍著像黃金」中文原文林雪老師卻是這樣寫的:「他的眼睛閃爍著金光」。但是,對英文來說,golden light 就是金色的光,沒有黃金閃閃發亮的晶亮感,基本上英文也不會那樣表達,所以英文編輯將這句改為:His eyes flashed like gold. 而當我們需要將這句翻譯回中文做對照時,似乎又表達不出對照得上的意境來翻譯,因為中文根本不會這樣說,不是嗎?

那我們現在就得想想,我們附上中文的意義除了保持典故,還有什麼目的?

2. 我們設計這套書最主要的目的除了鼓勵華人學會用英國人能接受的方式介紹自己的文化之外,我們更希望這套書能鼓勵老外學中文,但是老外無法像我們學英文一樣,吃苦耐勞學習優美的句子,對他們來說,能講出一句完整的中文都很值得鼓勵了!而對我們來說,如果有天有個老外說:「他的眼睛「閃爍著」(動詞)像黃金!」相信,所有華人都能聽懂對方在說什麼的!對吧?

因此,我們在中英對照找不到最美的中文翻譯時,我們選擇逼近逐字對照的「英式中文」,這是遵照英國讀者們反應的,喜歡英文故事之後,更啟發了想要學中文的興趣!為了不讓他們脆弱的興趣太快破滅,我們想辦法用了最貼近他們能理解的方式,放在書中,搭配深具文化特色的插圖,輕鬆自在地想怎麼學就怎麼學。

即使是中文讀者,我們仍建議您不要將我們的繪本當成中文繪本來讀,這套書對英國人來說,是拿掉中文後,就是一本道地的英文書,這套書不應該因為加上中文而失去英文書的特色,換句話說,這套書加上中文是為了更有效幫助中文讀者學習所謂的「英式思考邏輯」、並以這樣的英式思考邏輯鼓勵英國人學習中文。

但是,我們學英文都不想學「中式英文」了,難道英國人就不介意學到「英式中文」嗎?

在這趁機再強調一次,英文是世界語言,學術期刊、專業用書都是以英文為主,非英語系國家的朋友要在國際上競爭,是必須啃下苦頭,把英文練到寫能寫出重點、說能說得精妙,才有機會談「國際競爭力」,相反的,英語系國家的朋友,在根本沒有需要學第二語言的局勢下,學習第二語言對他們來說,如果沒有強大的興趣與意願,是根本沒有動力讀好的。

因此,我們鼓勵老外學中文,除了已經自主學習的漢學家之外,我們不能用自己學英文的角度來看待英國的普及大眾,曾經有英國人告訴我:「我知道繁體很美!我也知道學中文要讀唐詩,就像你們說讀英文要讀莎士比亞一樣,但是,看不懂就是看不懂,如果只是選擇能溝通的方式,我當然還是選簡體中文、選不優美的中文表達啊!」

我們希望這套書能幫助讀者了解英國人的興趣和說故事的方式,如果忽略了英國人真正的興趣,只是從我們自己想要的方式去說故事,這些故事將又回到原點,走不上國際了。但是,依照台灣讀者曾經提到的需求,有朋友害怕自己因為讀了這樣不優美的中文,讓孩子學習過程中失去了讀中文的意義,因此,我們計劃將針對台灣讀者製作一套關於我們這套中英對照繪本的使用手冊,並附上林雪老師和各繪者討論過後,到翻譯成英文前最後版本的中文原文,幫助大家學習不同的中英思考與表達方式。